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
  • 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翠丝
摘要

香港一向都是亚洲最繁华,也是思想最激荡的地方。今天要介绍的电影,不简简单单是一部探讨同性话题的电影,今天的这部电影已经延伸到了LGBT,探讨了一些更深层次的话题

香港一向都是亚洲最繁华,也是思想最激荡的地方。今天要介绍的电影,不简简单单是一部探讨同性话题的电影,今天的这部电影已经延伸到了LGBT,探讨了一些更深层次的话题。男主角大雄有个看似美满的家庭,妻子温柔,一个已经结婚怀孕的女儿,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儿子,还是一家眼镜店的老板。说是眼镜店老板,其实眼镜店只是一个很狭窄的铺租,每天上班这个老板只能挤进狭窄昏暗的阁楼里。挤进狭窄的阁楼,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换上了一条女士内裤,这件事一定有蹊跷。

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前一天晚上,他刚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里他青年时的挚友阿正在英国去世,这让他情绪十分低落。青年时大雄、阿正和阿俊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,大雄内心一直暗恋着阿正,但是碍于社会压力和某些原因,心中的爱只能被压抑。大雄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阿俊。

次日,大雄带着阿俊去机场接机,打算接回阿正朋友阿邦和阿正的骨灰。这个所谓的朋友其实是阿正的同性伴侣,在英国已经合法结婚,然而香港的法律还未不承认同性婚姻,阿正的骨灰被海关扣下。大雄只好想法取回老友的骨灰。在老婆客串表演的茶馆里又偶遇了青年时认识的粤剧花旦打铃哥——如《霸王别姬》里得到程蝶衣一样,打铃哥早已人戏不分,婉转清亮的歌喉真如女性一般。

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其实大雄一直能在打铃哥这里得到共鸣,因为他们都是跨性别者——就是对自己的性别并不认同,他们一直活在压抑和痛苦中,被迫接受性别带来的压力。在大雄的促成下,阿正的骨灰终于被领回,两位老友和阿正的爱人阿邦把骨灰撒向了香港的海里。然而事情虽然解决,但阿邦独自在夜里崩溃,LGBT群体在当今的社会里依然是边缘化的人群,拿回阿正的骨灰动用了很多社会力量才完成,这些人群的生活,可想而知有多艰难,多没尊严。

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然而阿邦其实也感觉到了大雄异样,尽管大雄已经结婚生子事业有成,但阿邦认为大雄是因为害怕才不敢出柜的。最终大雄终于向阿邦坦露,自己认为自己是个变态,每天只能躲在狭窄的女士内衣满足自己的心理,然后回家前再换回来,自己一直不能够认同自己的性别。其实在LGBT人群里,跨性别者是比同性恋者还边缘化的人群,常常因为不能认同自己的性别而苦恼,而这样的秘密只能压抑在心里。

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大雄决定带阿邦和阿俊,去见见多年未见的打铃哥。阿邦突发奇想,说要帮助打铃哥做大改造。被改造完成的打铃哥,睁开眼睛看到自己,露出了欣慰的笑,原来一直压抑的自己,才明白这样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。而大雄也被打铃哥的改变触动的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大雄也第一次鼓起勇气穿上女装,画上妆,和打铃哥、阿邦、阿俊一起外出去夜总会玩。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做自己是如此的快乐,不必偷偷摸摸遮遮掩掩。

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全剧最精彩的一场戏,出现在此刻。女装回家的大雄跟妻子安宜坦白,他第一次鼓起勇气,把多年来藏在内心的愿望告诉这个枕边人,他想变性,过去他一直不愿意认同自己的性别,现在他敢于站出来做自己。而妻子还是迫于社会的压力,用几乎自虐的方式哀求老公不要这样做。

社会压力,的确是现在跨性别者最大的压力,正如妻子安宜说的,你去变性了,我还有什么脸面对这个社会呢?最终大雄还是选择做了变性手术,选择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其实最爱最关心大雄的人,没有一个因为他去做了变性而疏远他,老友阿俊依然爱开玩笑,大雄的女儿生了孩子,阿俊恭喜大雄荣升婆婆。大雄看安宜演出,安宜在谢幕时看到了人群中的大雄,过去那个不能理解丈夫决定的人,却露了一个会心的微笑,她知道也许这样大雄才是最快乐的吧。

《翠丝》这次是跨性别
最感人的,还是大雄的妈妈。大雄的妈妈独自住在养老院,虽然看不见,但在大雄变性之后,她轻抚大雄的脸和长发,然后淡淡地说“无论是儿子,还是女儿,你都是我生的,都一样爱你。”而大雄也有的新的名字也是妈妈的名字——翠丝。本片是少有的讨论少数群体话题的电影,这似乎是个好的开头,给那些需要的人关注,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。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作品。